今夕何夕,何处是归期


作者: 金梅

发布时间:2022-01-31

访问量:

楼下的枫叶黄了,一阵晚风起,落叶簌簌盘旋飞舞,孤影在泛黄的路灯才越行越远,像一滴长长的泪痕……陌上花开花又谢,问君归期未有期。

从草长莺飞的阳春三月到烈日炎炎的仲夏再到秋风萧瑟的晚秋,一任春去秋来,流水潺潺,你回来的天数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家比驿站更像你途径的中转站,而工地更像你驻扎的另一个家。自七月初抵达边疆,你奔赴去你的岗位开始,离人未归,从开始的八月回来到九月底结束到国庆,再问时却是回不来,可能到年底了……一次次的期望和希冀,一次次的失信和失落,果然通往失望的路都是由希望铺就的。看着别人一起下班买菜做饭平常的生活日常却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人间烟火气。每次回家,家母又开始念叨你有多久没回来了,时间记得比我还清楚,我呷醋道“都不关心宝贝女儿是否回来,果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在转身时,眼睛竟有点泛酸。我也曾抱怨愤懑你的言而无信,也会闹点情绪不想理你,可关于你,关于你所在强边固防项目的雷达却始终开着,时刻留意着项目进展动态,敏感于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搜刮你的零星片点消息,在会议图片,领导调研照片中搜寻熟悉的身影。每每看到你们项目的报道,总让我挪不开眼,烈日炎炎尘土飞扬,或倾盆大雨四面漏水泥泞山路,一根木棍一个背包爬山涉水,你说一脚的泥一身的伤疤,竹杖芒鞋轻胜马。你说边境防疫人员的条件很艰苦,无水无电,生活物资极度匮乏,睡的是四周遮阳网简易围起来,平板搭在木桩上的大通铺。你说大家都是血肉之躯,都是有家有情,谁不想与家人团圆阖家欢乐,可是疫情当前,我们所享受的岁月静好,真的只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也许我们这一行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了,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工作对得起岗位,却独独对不起家人。你说浩浩荡荡洋洋洒洒的几千人都在干活,都是背井离乡的,都不容易啊。我又为我的不识大体深感羞愧,男儿自有凌云志,他自有一方天地的辽阔,我不该为家长里短的琐碎束缚于他。

今年建党百年看了很多辉煌事迹,感叹于大国崛起的神迹,中国的基建其实是由千千万万个一线的蝼蚁之力一砖一瓦搭就的,我们都平凡而普通,却铸就伟大的事业。山中无甲子,岁月不知年,问君今夕何夕,何处是归期?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责编:朱家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