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坝7.95公里!戈壁滩上建“瑶池”——新疆洼地水库建设侧记


作者: 朱家祥

发布时间:2021-07-08

访问量:

黄沙漫野的戈壁滩,连绵数百里,随处可见干涸的黄沙和星罗密布的戈壁石,看不到绿色,除了少许生命力顽强的骆驼刺,几乎看不到生命的色彩。

正是在这样严酷的自然环境下,由公司承建的新疆阿克苏地区温宿县台兰河洼地水库工程建设如火如荼,为沉静荒凉的戈壁滩增添了些许生机。形似一个巨大的露天“瑶池”,洼地水库在南疆大地上的轮廓日渐清晰。

洼地水库工程是国务院批准的国家水利改革发展“十三五”规划项目,总占地面积784.67公顷。坝址位于阿克苏地区温宿县佳木镇境内新龙口左侧2公里一天然洼地处,是一座以补充灌溉和补充地下水库为主的引水注入式中型水库,总库容5582万立方米。水库建成后,可向台兰河灌区农业灌溉供水3204万立方米、工业供水534万立方米,地下水库补水2695万立方米。

765万立方米!大坝填筑量再刷新

与传统拦河坝水库不同的是,洼地水库属于半挖半填式的平原型水库,坝体为四面围坝,坝线总长约7.95千米。

2020年7月,洼地水库主体工程开工建设。而此时,新疆突发疫情,全疆封闭,组织机械设备和人员进场尤为困难,执行项目经理刘天顺心急如焚。

“这边冬季长,春天又多发沙尘暴,七八月份正是大干的黄金期,机械设备进不来,面对紧张的工期,搁谁都着急!”刘天顺说,为解决燃眉之急,项目经理部积极与县政府、水利局沟通对接,充分调用当地资源,组织投入挖掘机50台、自卸汽车100辆、振动碾20台、现场作业人员300人,每天完成填筑量达5万立方米。同时,通过与当地中石油、中石化提前对接,保证坝体填筑期间机械设备的油料供应。

不仅如此,疫情期间,整个项目经理部仅有2张通行证,生活物资和机械设备零配件采购也是一大难题。项目经理部从当地农户和商铺统一采购生活物资,并设置菜窖等设施作为储备仓库,解决现场作业人员的生活问题。

洼地水库大坝总填筑量为765万立方米,是公司历史上填筑量最大的一次。如何加强全过程管控,优质高效完成填筑任务,考验着现场每一位水利水电人的智慧和担当。

如此之大的填筑量,科学规划运输线路、做好料场划分无疑是推进工程建设的有利举措!项目经理部很快达成一致共识。考虑到坝体填筑和砂石料加工所需砂砾石料均来源于库盆,项目经理部在填筑前对料场进行复勘,每间隔100~200米进行布点,对库盆砂砾石料进行筛分,粒径较小的区域,划分为筛分料料场;粒径级配良好、均匀的砂砾石料划分为坝体填筑料场;颗粒级配较粗、超径较为严重的区域划分为弃料场。在施工道路的规划上,项目经理部本着“就近、合理、经济”的原则,既避免运输车辆相互交叉影响,又减少填筑料和弃料运距,降低了施工成本。

“我们将整个大坝分成3个工区,每个工区又划分为若干个施工面,采取平行流水作业的方法施工,保证每月填筑量达到100万立方米。”刘天顺表示,洼地水库日照时间长、施工干扰较少,为现场施工提供了有利条件。

“整个库区大到看不到边,穿梭往来的运输车辆宛如成群结队搬家的蚂蚁,既壮观别致,又井井有条。”项目施工员李雪松回忆说,由于大坝施工战线长,大家都是早晨八点出发晚上十点才回来,一天下来个个一身黄沙一脸粉尘,看着大坝一层层被填高,大家心理都很自豪!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项目经理部全体人员起早贪黑、顶风冒雪,经过近1年的艰苦奋战,大坝于2021年6月9日实现全线封顶,创造了水利建设史上的“建投速度”

“大坝施工高峰期,我们共投入各类机械设备329台套,现场施工及管理人员480余人,这样壮观、热闹的施工场景是很少见的。”看着封顶后的大坝,刘天顺心里满满的都是欣慰和感动。

 

283万平方米!挑战超大面积土工膜

洼地水库工程采用全库盘土工膜防渗。其中,坝面采用复合土工膜防渗,防渗面积达63万平方米;库底采用分离式2布1膜防渗,防渗面积达220万平方米,这在全国水利项目来说都属罕见。

“如此大面积的土工膜施工,我们还是头一次遇到,一切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执行项目总工曾恒义明白,土工膜铺设、焊接、缝合的每一道工序都很关键,直接影响着坝体的防渗质量。

学习是获取新知识的有效方法。项目经理部一方面组织人员到类似工程学习取经,另一方面邀请技术专家讲授工艺流程。为确保土工膜施工质量和进度,在正式施工前,项目经理部在坝坡及库盆划分试验段,对设计指标参数和施工工艺进行论证研究,通过试验段提前暴露施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并制定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洼地水库工程防渗面积大,且坝坡防渗结构和库盆防渗结构形式不同,试验段施工为我们全线推广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曾恒义介绍说。

土工膜是在粗砂垫层上进行铺设。施工前,项目经理部对膜下粗砂垫层平整度进行严格控制,粗砂垫层经碾压检测合格后,进行挂线找平,找平完成后进行坝面平整度复核,确保坝面平整度满足规范要求。同时,土工膜铺设完成后,及时沿膜四周放置沙袋压实,在坡顶部位设置锚固沟,避免受风影响翻折或产生褶皱,确保土工膜铺设平整度。

焊接是土工膜铺设完成后的重要工艺流程。项目经理部在保证焊缝搭接长度的前提下采取预留焊缝的形式,每两块膜为一个单元进行焊接,预留相邻单元的焊缝,用于排除土工膜与粗砂垫层之间的空气,预留焊缝部位的土工膜在两侧砂浆垫层浇筑完成后进行焊接。

焊接完成后,我们通过焊接检测、充气检漏判断焊缝焊接质量是否合格,合格后在土工膜表面浇筑砂浆垫层。曾恒义介绍,土工膜暴露在外,容易受日光、风力、雨水、温差等自然因素作用产生老化现象,另一方面由于人工直接在膜上施工,容易刺穿、损坏土工膜,砂浆垫层对土工膜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也能提高后期混凝土浇筑的质量。

“当前,我们正抢抓施工黄金期,掀起土工膜施工的热潮。截止6月底,完成土工膜施工10000余平方米。曾恒义信心满满地说道:下一步,我们将加大人员投入,加速推进土工膜防渗工程施工及护坡混凝土板浇筑,力争明年9月底完成全部施工任务。”

 

传承“小白杨”精神 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这首家喻户晓的军旅歌曲,唱响了祖国大江南北

在新疆这片土地上,人们种植最多的便是白杨树。从温宿县城去往洼地水库项目的公路旁,挺立着两排整齐的白杨树,历尽狂风暴雪和烈日炎炎,顽强成长,昂扬屹立在祖国边境线上。如同“小白杨”一样,公司也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扎根边疆、蓬勃向上,成为了大美新疆的建设者。

在新疆建水库,单气候就够受的了。每年的初春和秋后是新疆的沙尘天气,在洼地水库项目现场,大风裹挟着沙粒,迅速将整个戈壁包裹得严严实实,能见度不足10米。“大风起时,狂沙漫天,顿时感觉活动板房会被拔起一般;站在坝顶,风沙起时,根本无法睁开眼睛;早晨将办公桌擦干净,晚上全是一层灰;下雨时,雨滴落在衣服上,水干了后就是一个泥点的印记。”说起戈壁滩的风沙,执行项目总经段飞虎百感交集。

日照丰富也是新疆气候的一大特色。“新疆七八月份的日照时间长达15小时之久,晚上23点左右才天黑,我们真切感受到了时差。”吴富成是洼地水库项目的测量负责人,每天从工地回来的很晚,饭后整理完当天的数据后,想起和朋友聊聊天,一看时间已是24点,云南已进入深夜了。他不由得感叹一声:“这个太阳耽误我找女朋友了!”顿时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洼地水库流传着一句话,“写不完的方案,熬不完夜的总工”。一天晚上或是一段时间的超长加班在洼地水库已成为家常便饭,像曾恒义这样每天加班到凌晨3点的却是独一个。项目经理部的同事、业主工地代表看在眼里都觉得累,让他早点休息,可每天夜里他办公室的灯还是3点多才会熄灭。今年6月初,曾恒义上工地检查时感觉体力不支,到当地医院检查时发现严重贫血,不得不回云南休养。他临走前,同事们不舍地说道:“水库还没有完工,方案还没有写完,养好身体,等你回来加班!一句简单而又温暖的话语,却道出了工程人的付出与坚守。

这样舍小家顾大家、扎根戈壁的感人事迹不胜枚举。第一水利水电人正以奔跑的姿态、奋进的脚步、实干的作风,书写着云南建投在新疆戈壁滩造坝的动人故事。

 

▲开工仪式

 

▲开大坝全景图

 

▲封顶仪式

 

 

 

【责编:叶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