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湖泊调查(三):云南高原湖泊治理政策及战略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3-20

访问量:

    一、湖泊治理的关注度

     党中央、国务院一直十分重视滇池的保护治理,“九五”“十五”“十一五”连续3个五年计划将滇池纳入国家“三河三湖”重点治理流域。2015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云南时强调, 云南要保护好高原湖泊,争当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色生态是最大财富、最大优势、最大品牌”“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一系列金句。两会期间,习近平在参加部分代表团审议时,也多次提及生态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2018年的全国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改革完善生态环境管理制度,加强自然生态空间用途管制,推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完善生态补偿机制,以更加有效的制度保护生态环境。

     云南省委省政府对以滇池为重点的九大高原湖泊的保护和治理高度重视。九湖流域的各级党委政府也对湖泊保护十分重视。“保护母亲湖,建设新昆明”“洱源净、洱海清、大理兴”“因湖立策、治湖为先、湖清民富”等理念已成为治湖护湖的实际行动,各级领导切实担当起治理湖泊的责任人。九湖周边的各族群众,则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在呵护着他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 “母亲湖”。云南省委省政府正带领全省人民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高举科学发展的伟大旗帜,以更大的力度推进九湖水污染防治,下最大的决心、花最大的功夫、尽最大的努力,保护治理好云南九大高原湖泊,让九颗高原明珠在红土高原上熠熠生辉。

 

     二、湖泊治理战略

     围绕着党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的指导思想及云南省委省政府的带领指示,结合高原湖泊自然客观条件及周边人类活动等因素,我国现有的治理战略研究主要围绕以下几方面展开: 从环境管理的角度运用系统动力学理论对高原湖区的可持续发展问题进行分析;探讨湖泊-流域水资源可持续发展评价方法;探讨湖泊环境变化与城市发展、人口增长方面的关系,寻求环境变化的影响因子;针对湖泊水体富营养化和有机污染问题,从环境治理角度提出应以生态系统修复为根本,控制陆源污染物为前提的对策;结合现有管理体制的缺陷,提出应建立流域管理和区域管理相结合的管理体制。

     (一)可持续发展战略

     我国从1986年开始,逐步开展地方性可持续发展综合示范试点工作。经过30年的发展,可持续发展实验区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对区域经济、社会、人口、资源、生态环境的协调发展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

 

     (二)科技支撑

     结合我国高原湖泊的自然条件及人为活动等客观因素,我国的科技治理战略研究重污染河流和高原富营养化湖泊综合防治技术、高原湖泊流域及湖泊周边生态脆弱区综合整治技术、源污染控制及湖泊径流区水污染控制技术、高原湖泊湿地保护与恢复技术等。如2008年,中国科学院大学、云南农业大学、云南环境科学研究院、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等多家单位参与,160多名科技人员对“滇池流域农田面源污染综合控制与水源涵养林保护关键技术及工程示范”国家重大专项课题进行研究。针对滇池流域的特点,集成创新了大面积连片、多类型种植业镶嵌的农田面源控污减排、湖滨退耕区土壤存量污染的群落构建、新型都市农业构建与面源污染综合控制、山地水源涵养与生态修复等关键技术,形成了山水林田系统化控污减排、复合种植与水肥联控的农业面源污染防控技术和治理模式的标志性成果。

 

     (三)农业农村面源污染治理

     湖泊面源污染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问题出在湖泊中,根子是在流域内;问题出在环境上,根子是在产业中。一要抓住农业产业结构调整, 在源头上防控面源污染。二要加快土地流转, 转变生产方式。三要严格控制、限制化肥农药使用。面源污染应按面源的防控方式治理,要进一步统筹面源污染防控与水动力、水资源条件,统筹山水林田路塘等全过程,破传统点线面的剥离,形成网格化、系统化、一揽子通盘解决面源污染的技术体系和工作方案。

 

     (四)一湖一策

     对九大高原湖泊实行“一湖一策”——对水质优良的抚仙湖、洱海、泸沽湖,突出流域管控与生态系统恢复,严格控制入湖污染物总量,维护生态系统稳定健康;对纳入国家水质较好湖泊保护的阳宗海和程海,继续强化污染监控和风险防范,提升水环境质量,对污染较重的滇池、星云湖、杞麓湖和异龙湖,通过开展全面控源截污、入湖河道整治、农业农村面源治理、生态修复建设、污染底泥清淤、生态补水等措施进行综合治理。

 

     三、湖泊治理分类及切入点

     九湖治理要坚持以大幅度削减入湖污染物总量为重点,以改善湖泊水环境质量为目标,深化改革、创新思路,充分调动全社会参与九湖保护治理的积极性,全面推进环湖截污、环湖生态、入湖河道整治、底泥疏浚、水源地保护、外流域引水六大工程建设。一些湖泊治理工程具有显著标志性,其中,滇池北岸水环境综合治理工程、洱海弥菹河环境整治工程取得突破;杞麓湖调蓄水隧道工程、泸沽湖污水和垃圾处理工程进展顺利;星云湖、抚仙湖出流改道工程,滇池第七污水处理厂和第三污水处理厂改扩建工程动工建设顺利展开。

     (一)针对城镇源头治理:可结合“海绵城市”建设实现污染源的控制,最大限度地保护原有的河湖、湿地、坑塘、沟渠等“海绵体”不受开发活动的影响。

     (二)针对农村源头治理:可结合湖泊附近的村镇污水收集系统不健全,管网敷设较少,污水处理站少的情况,可对村镇污水收集系统、截排水沟、污水处理厂(沉淀池、排污泵站)等进行建设,实现区域污染控制。

     (三)针对入湖河道、引排水工程和补水供水工程等污染途径治理:可通过引排水工程中的沟渠、河道开挖、隧洞开挖、顶管施工等,开展土壤修复方面等工程。

     (四)针对人工湿地、生态修复、防护林修建等生态治理: 可实施人工湿地、 生态修复等湖泊的生态工程。

     (五)针对疏挖清淤技术、浮游植物打捞、 蓝藻污染治理等内源污染治理:可通过湖泊疏挖清淤工程和抓斗式清淤、环保清淤项目,实现湖泊内源污染的控制。

    (文章转自2019年3月19日《云南建投》报 第2版)

 

【责编:朱家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