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秋孩儿”蜕变重生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6-02

访问量:

站在乐秋河水库石料场顶部天沟旁的松树之下,我眼(远)望“乐秋孩儿”,静(近)思己过。望着被乐秋河风吹动的松树,闻着清风带来的阵阵松香,心为之而静。风吹着,把思绪吹回以前,心里涌现着再回头石山的念头,想再去看看头石山上那些仍然在努力“茁壮成长的松树”,回忆着那些承载着我们风雨共济点滴的松树;风吹着,把思绪吹回现在,松树之下,静思之中得到了新的感悟:蜕变重生。道家哲学人、物或者事情发生质的改变,浴火重生,经过锻造打磨历练,走向成功的过程,称之为蜕变。重生这种说法并不是说真有一次生产的事实,不过是一个比喻,表明一个人悔悟以前的罪恶,决定心志要作一个好人,并且他真能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这种心志和行为正好象一个人又重新生产了一次一样。先哲所说“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也就是这个意思。

走出头石山,迈进乐秋河,已是马年年末,游人们是为神奇无量山而来,我是为乐秋河水库建设而来。自进驻乐秋河水库项目部,转瞬之间已和同事们风雨共济地经历了乐秋河的两个度汛期。期间,我亲身经历着和感受着“乐秋孩儿”每一次的蜕变重生,只有亲身经历蜕变重生的这一个过程,才能深刻感悟其蜕变重生的真正意义。在乐秋河水库大坝最后一期坝体填筑顺利进行之时,我在工作之余开始执笔记录“乐秋孩儿”每一次的蜕变重生。

之一:永安古桥

 

“只要你踏实地迈步,这世间便没有白走的路。”内心带上此句话,我迈进了乐秋河水库项目部。进驻项目部,迎面而来的是三大难题:一是工期紧任务重,40内天完成一期度汛坝填筑任务;二是料场征地工作难度大,困难多,解决这些困难和问题比较棘手;三是砂石料开采加工及填筑问题,严重制约着大坝填筑的施工进度。我开展工作的第一个重点就是帮扶砂石料班组完成石料开采加工生产,在察看石料场时走上了永安古桥,站在残损的古桥之上用手机留下了建于明末清初永安古桥的照片,也就是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我内心就在筹划着书写下这即将被淹没的历史文物,同时记录下“乐秋孩儿”每一次的蜕变重生。走上永安古桥,踏着它坚固的桥面板,跨过乐秋河的对岸,站在不同的角度更进一步认识了解永安古桥,它的历史清晰地记录在右岸的石牌之上。永安古桥,石墩砖拱,拱桥加引体长约15米,高5米,宽2.5米,两侧有50公分高的石栏。桥附近还有一座方塔,桥的两端半坡上各建有桥头寺一座,南端小寺尚存完好,古朴典雅,小巧别致。这里古时属“走夷方”的驿道,只有便桥,据民间久传,明朝时期有一位高官途经此地,认为这是要塞之地,需建永久性桥梁,后始建拱桥,并得名永安桥。永安桥东西走向,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桥梁遗存,是南涧最古老、最具规模的一座单拱单跨圆形拱桥,桥设计构思巧妙、布局独特合理、选址考究,正好建于河道变向之处的弯道上,东桥墩建于弯道的一块巨石之上,而且桥墩周围灌木、松木繁茂,原生态风光秀丽,环境宜人。近距离就可以真实地感受到永安古桥所经受的风风雨雨,但现今它仍然是瓦午村、鹿耳村五里窝等彝族、苗族村寨相互交往的必经之路。永安古桥用自己坚固的身体为村民铺平了270多年前行的道路,如今它却要面临今生命运的一次重大抉择,一次蜕变重生。永安桥因南涧县乐秋河水库建设,处于水库淹没区,而且,水库的建设关系到南涧县几十万人的饮水和灌溉,解决多年来的干旱问题,为南涧县的可持续发展、造福几十万南涧县人民群众,该州级文物保护单位已无法避让,搬迁保护已成为唯一有效的手段,其搬迁工程性质属整体搬迁,原状保护复建,按原质地、原材料、原尺寸、原样式进行补配,有效地保存永安桥的历史信息,为研究明清古桥梁建筑科学艺术,留下珍贵的实物例证。大理州文物管理所、南涧县文化体育广播电视旅游局像母亲一样开始孕育永安桥使其重生,南涧县各级相关部门、水库管理局及施工单位云南含辉古建园林有限公司,像些助产士一样在合力的助推着永安桥的蜕变重生。从2015年3月35日至2015年9月25日,在饱受了180个日日夜夜的痛苦煎熬,经历了270多年风风雨雨的永安古桥终于在乐秋村委会旁的乐秋河上得以重生。当我和通讯员杨树丞走上蜕变重生的永安桥,踏实地迈在它重生之后更坚固的身体之上,再次用手机从不同角度留下了它完美蜕变重生的影像。坐在拱桥护栏顶部马鞍砖之上感受着它蜕变重生时所经受种种煎熬与痛苦,见证着它历经风雨后由残破之躯体蜕变重生的整个痛苦的过程,眼(远)望着乐秋河上这幅由平凡变得华丽辉煌的又一历史画卷。

 

之二:“幼虫班组”

如果把乐秋河水库砂石料班组比喻为一只幼虫,那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幼虫是动物个体发育中一个重要环节,它对环境条件和营养条件有严格要求,如果稍不满足,就不能完成向成体的过渡,因此可以认为幼虫是动物生活环节中最敏感也是很脆弱的阶段。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幼虫是物种从所属门类走向独自发展道路中的一种创造。砂石料班组这只幼虫在蜕变成长的过程之中经历着不同时期的问题:初期的石料爆破开采问题,爆破开采效率低导致制作砂石料的产量降低,严重影响着大坝填筑的施工进度;中期的组织管理问题,工人积极性不高,机械长期闲置,各项费用支出如滚雪球般在不断地增大,造成严重亏损;后期的资金管理及合理分配问题,由于资金没能合理地计划使用,砂石料生产设备的零配件不能及时保养维护和更换,导致砂石料生产设备没能充分发挥其效益。幼虫砂石料班组在这三个时期的所作所为,把自己一步步地逼入困境。望着它像深陷沼泽一样在筋疲力尽地痛苦挣扎,听着它脆弱无力想爬出沼泽地重生的呼喊之声:大哥、拉我一把,我要重生……

兄弟醒来、醒来……

从生到死有多远?呼吸之间。

从迷到雾有多远?一念之间。

从爱到恨有多远?无尝之间。

从古到今有多远?笑谈之间。

从你到我有多远?善解之间。

从今到今有多远?天地之间。

人生是多么无尝的醒来!

人生是无尝的醒来!

团队的力量无穷大,有公司及各级部门这一强大的后盾,乐秋河水库项目部团队再次吹响冲向大坝顶峰的号角,奋战30天坚决完成大坝封顶任务,为大理州60周年州庆献上我云南建投集团的一份礼。乐秋河水库项目部团队合力把深陷沼泽的砂石料班组拉到重生的大道之上,具体方法为:一是爆破班组20天内爆破10万立方石料,满足大坝填筑用料和砂石料加工生产用料;二是砂石料生产加工聘请有20多年工作经验的机械师负责带班加工生产;三是大坝填筑班组的机械全力配合砂石料开采运输加工及成品料的运输上坝填筑;四是“大坝美容师”班组暂缓大坝美容工作,所有工人负责反滤料铺设整平工作;五是项目部执行三个统一,即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保障后勤。采取了以上的应急救援的拯救措施,幼虫砂石料班组一天天缓慢苏醒。就这样,乐秋河水库项目部团队合力帮助幼虫砂石料班组强行地完成了一次最痛苦的蜕变重生,同时乐秋河水库项目部团队也合力助推着“乐秋孩儿”蜕变重生的进程。

 

之三:“乐秋孩儿”兄妹

 

“乐秋孩儿”要在集团战略发展的大环境之下再完成一次或多次的克隆模式的重生,今后将与一个个“新兄弟”走上PPP模式和总包管理的重生道路。公司主动融入集团的战略布局,着力推进片区经营责任制,加大责任考核力度,确保市场经营“狼性”不丧失。市场拓展方面,公司牢固树立市场意识,坚持经营龙头地位不动摇,强化经营基础工作,在跟踪好传统项目的同时,结合市场变化,不断转变经营方式,以PPP、BT、EPC、代建等模式承建一件件重点难点水利水电项目,孕育“乐秋孩儿”的兄弟姊妹。我们的岗位是“保孕员”,我们建立了24小时工作制度,要求24小时在线服务,鼓励节假日不休,确保“孩儿”按照计划的重要节点时间完成它每次成长的蜕变重生。在担任“保孕员”的过程中,我对每一个过程都作一个总结,总结经营思路,明确经营理念。经营思路为:坐地经营、生产经营、经营项目。经营理念为:“吃着碗里的、看着大盘子里的”。有了经营的思路和理念就不会“模糊经营”,做到了内部外部的沟通交流和协调配合就可以资源共享,也就提高了由经营项目向经营资源转变的能力。经营模式、经营方式的蜕变,着力推进着“乐秋孩儿”兄弟姊妹蜕变重生的进程。

之四:乐秋孩儿

 

经历风雨,终见彩虹。乐秋河项目部喜事连连、喜气洋洋,大家在为完成每一个节点任务忙得不亦乐乎之时,也同样快乐地分享着同事带来的大喜之事。一喜:2015年4月23日,人称“筑坝勇士”的项目总工姚林章喜得贵子,同月28日,度汛坝顶的炮竹声让大家沉浸在“双喜临门”的喜庆之中。二喜:2016年2月23日农历正月十六日,吃完元宵节应节食品“汤圆”的第二天,任劳任怨、朴素纯正的试验员刘德明一条短息传来女儿降生的喜信。三喜:2016年8月7日立秋即秋季的开始,乐秋河项目部施工部部长兼篮球队队长张起迪喜得一名千金,三峡大学毕业的东北爷们在美丽的云南春城生根发芽并在这金秋时节早早地收获了其人生中最沉甸甸的果实。四喜:2016年10月13日,大坝最后一期填筑准备开工填筑时,人称“大坝坝长”的施工技术部部长赵华发来了媳妇顺产下小子一枚的喜讯,短息里还高兴幽默的感谢着“CCTV、MTV、TV”,在回复恭喜短息时我让他感谢孕育孩儿的妻子。五喜:2016年10月16日,多年扛着十三项目部“单身大旗”的合同部部长扣明飞在昆明的东南亚酒楼扣明飞和爱人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正式宣布辞去“单身大旗”旗手职务,旗手之职将转交由十三项目部的其他“剩蛋”人士担任。六喜:2016年11月21日,乐秋河水库大坝顺利完成填筑任务,云南建投集团圆满地为大理州六十周年州庆献上了一份礼。我同时也兑现了承诺李局长“三杯酒”的第二杯酒。乐秋河水库大坝坝顶的炮竹声混合着喜气洋洋气氛反复的回荡在乐秋河的上空,乐秋河水库大坝坝顶的炮竹之声,声告着我们“乐秋孩儿”蜕变重生的喜信,喜喜……

 

站在乐秋河水库大坝的坝顶,看着我们的“乐秋孩儿”,听着反复回荡在乐秋河上空的爆竹声和一个个短信、微信传来的喜讯声,吹着乐秋河的风。

风吹着,吹醒了我的“乐秋梦”;风吹着,“乐秋孩儿”得以蜕变重生。风一吹,身在乐秋河心又想起了我们养的“孩子”——头石山尾矿库大坝,心中再次涌现出更多的感慨:蜕变重生的代价太大……风一吹,又想起 “工作养家,大坝育子,惟倾尽心血,方家业两得”这句话……

 

陆晓毅/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