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嫂出嫁了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1-27

访问量:

  农历十月初十,这是一个寓意着十全十美的好日子。这个时节在嫂嫂的家乡东北早已寒风萧萧,随时准备着迎接一场瑞雪的洗礼,而在哥哥的老家这座南方小城,却依旧阳光明媚,暖意融融,放眼望去大地仍是一片绿色。

  这天,是哥哥和嫂嫂大喜的日子。哥哥和嫂嫂一个生活在祖国的西南,一个来自东北,丘比特之箭翻过大兴安岭登上太行山脉,越过长江黄河来到乌蒙西陲,将命里相连的两颗心紧紧栓在一起。好几个月前,嫂嫂就拉着我说:“妹妹,你要做我的伴娘啊,到时候,你可是娘家人。”结婚的是姨妈家的表哥,我本应该是婆家人,但嫂嫂在这座城,也只认识我这一个妹妹了。

  因为距离娘家太远,家里提前订了一间酒店的套房作为嫂嫂临时的婚房,加上哥哥嫂嫂都不在这个城市工作,嫂嫂这边来的亲友并无几人。房间里也只有嫂嫂的爸爸妈妈、姐姐姐夫和我,和以往参加过的婚礼相比,着实显得冷清。为了让这个临时的婚房看上去热闹一些,两位老人一大早就上街去买了些糖和水果,精心地在茶几上摆放一番。我和嫂嫂化完妆回来,一进屋,亲家爹就拉着我问:“这些糖和水果这么摆还行吧?摆在这个地方合不合适?一会迎亲的队伍来了,我们该做些什么呢?……”地域跨越太大,更何况在“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的中国,亲家爸妈对我们当地的风俗习惯总显得有些茫然无措。嫂嫂才无心管这些呢,一进来便激动地爬上床去端坐着,我和大姐帮她拉好婚纱的裙摆,嫂嫂一边整理着自己一边问道:“我坐的位置正不正,头发有没有被弄乱……”满心藏不住的欢喜,屋里的人也都跟着嫂嫂激动起来,明明迎亲的车队才刚出发,一屋子人就不停在窗台、走廊之间踱来踱去,把脖子伸得老长巴望着远方,又随时做出准备关上门的姿势,免得容易了男方。在等待迎亲队伍的空档,嫂嫂给远在东北的姥姥拨通电话:“姥,我今儿出嫁了,告诉您一声……”嫂嫂分明是笑着说的,挂了电话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下来。泪水中夹杂着嫂嫂的喜悦和思念,更有一种“姥姥您要是能在现场看着该多好”的遗憾吧。

  我突然为之动容,这就是远嫁啊,在这个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亲人好友却不能都到场见证,不能面对面送上祝福。以往好友、同事中,也有随着心中认定的他远走他乡的,我站在熟悉的城市里远远地看着,只有对她们勇气的钦佩和浪漫的猜想。毕竟,我是在家乡,也从未像今天这么近的,在婚礼当天看着一个远嫁而来的姑娘。我突然心疼起嫂嫂来,在这里,我们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宴席上,一大家子人都高兴极了,酒来回三巡后,脸上升起了红晕。亲家爹显得有些激动,拉着我爸的手指着我说:“这也是我女儿,等她出嫁的时候,我必须到场。”母亲赶紧揽过嫂嫂的肩膀说:“这也是我们的女儿,交给我们,你和亲家母就放心吧。”在我们这一大家子表兄妹中,只有我一个女孩儿,也许亲家爹心里觉得,只有我的爸妈才最能理解父母对女儿的疼爱与牵挂。他们阻挡不了女儿的爱情,只希望在云南也有人能将心比心,待他们的女儿如亲生一般。

  俗话说“自古忠孝两难全”,在现代社会,很多爱情和亲情也面临着这样两难的选择。嫂嫂的父母疼爱女儿,所以尊重她的选择;但更爱女儿的,是在她选择的地方尽自己所能,为她在将来的日子争取更多的关爱与包容。

  风筝飞得再高再远,也扯不断那根牵引的线;几千公里的距离,每一寸都布满了父母亲的牵挂。你们放开双手,成全了嫂嫂的爱情,就让我们张开双臂,给予嫂嫂亲人的呵护吧。

  (作者:桂馨)